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剪梅

梅花香自苦寒来

 
 
 

日志

 
 

烟台红富士主产区果农被曝大量使用违禁药袋  

2012-06-11 23:41:25|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烟台红富士主产区果农被曝大量使用违禁药袋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6月11日 06:59  新京报微博

烟台红富士主产区果农被曝大量使用违禁药袋 - 一剪梅 - 一剪梅

     招远市S304省道边的一处苹果园,红富士幼果包裹在药袋里,直接接触药末直至成熟。栖霞、招远等地苹果产地,果农大量使用药袋套苹果。记者 大路
烟台红富士主产区果农被曝大量使用违禁药袋 - 一剪梅 - 一剪梅
招远、栖霞等地的作坊内,使用无标志农药调制药袋。

烟台红富士套药袋长大

烟台苹果主产区栖霞、招远等地,果农大量使用加药果袋,药物直接与幼果接触直至成熟

山东烟台红富士苹果,以个大皮润、甘甜酥脆畅销全国各地。仅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每年吞吐至少数十万吨。

作为烟台红富士的主产区的栖霞和招远,年产苹果十几亿公斤。记者调查,一种小作坊生产,无任何标志的药袋被当地果农大量使用。这种药袋将包裹幼果直到成熟,白色药末直接与苹果接触。对于所用药物,药袋生产商和销售商都讳莫如深,当地果农和农业合作社人员坦言,“人人都知道是退菌特和福美胂,是禁止使用的”。

今年3月,当地政府部门曾查处药袋200多万只,要求禁止使用药袋。但记者调查发现,目前这种药袋仍在大量生产和使用,“并不断呈扩大之势”。

据悉,去年年底,全国农药登记评审委员会达成一致意见:鉴于福美胂等化学结构中含胂的产品存在安全风险,建议按有关程序撤销此类产品的登记。

脖子上挂着正方形布口袋,里面装着上百个纸袋。

60岁的果农刘国强,穿梭在密密匝匝的苹果树间。

他眯起眼睛,将纸袋套在幼果上,一捏封口,纸袋就挂在树上。

一些白色粉末从纸袋飘出,粘在刘国强手指上,散发出一股刺鼻气味。

“纸袋里有药,也叫药袋,是禁止使用的。”刘国强有些腼腆地说,当地不少果农套袋时戴口罩和手套,有的甚至将头包裹严实,“像戴上防毒面具”。

初夏时节,红富士苹果已有杏般大小,满树青色幼果将被药袋包裹5个多月,直至成熟上市。

山东烟台招远市大秦家镇,刘国强的果地西侧,立着“苹果非疫区”的大牌子,下卧一尊石碑,上刻“山东省农业科学院绿色果品示范基地”。

“苹果套上药袋卖相好”

刘国强手中的药袋,长宽约十五六厘米,外面是黄色的复合纸,里面的深色纸沾满白色药末,直接与幼果接触。

“这药袋有一点儿呛,年轻人、小媳妇套袋时,最好戴着手套和口罩。”刘国强说,大秦家镇的果农几乎家家都在用这种药袋,长出来的苹果品相好,表面光滑不长黑点。

6月6日,栖霞市亭口镇,果农孙绍迁也忙着给苹果套药袋。

他家三亩苹果树,需要7万多个药袋,还雇了一名劳力帮忙。

不加药的果袋每个3分钱左右,加药的果袋价格要高出2分钱,一亩苹果地约套袋两万个。

“药袋5分钱一个,成本3000多元,一名劳力要用10天多,成本也在2000多元。”种苹果20多年的孙绍迁说,收成好的时候,一年三亩地能赚4万多块钱。

孙绍迁回忆,套袋这道工序始于10多年前,当年县、乡技术员向果农推广,说是能够减少病虫害和农药残留。这一技术很快被果农采纳,“那时的纸袋里没有任何药”。近几年来,卖纸袋的经销商开始推销药袋,说苹果套药袋卖相好。

招远市一家农业合作社的技术员陈富宽称,苹果树每年喷洒十几次农药,苹果套上纸袋,可有效避免农药与果实直接接触,降低农药残留。但近几年药袋开始流行,他拿出去年当地出产的红富士苹果,其中一个表皮布满大小不一的黑色斑点,并有白点凹陷,“这是没有用过药袋的,用药袋的苹果表皮比较光滑”。

孙绍迁和刘国强也认为,套药袋的苹果的确比纸袋苹果表光好一点,但价格没有因此提高,“收苹果的不会管你用的是药袋还是纸袋,人家只在乎质量好不好。用药袋习惯了,担心不用药袋品相不好,卖不出好价钱”。


烟台红富士主产区果农被曝大量使用违禁药袋 - 一剪梅 - 一剪梅
 制药袋需将农药兑水,作坊主称药量浓度“全凭感觉”。
烟台红富士主产区果农被曝大量使用违禁药袋 - 一剪梅 - 一剪梅
 兑水的农药被放到机器槽内,滚轴一转农药就粘在了纸袋。

百公里果园都用药袋

5月下旬至6月上旬,记者多次驱车沿S304省道调查,从栖霞市到招远市百余公里沿线,几乎绵连的各村苹果园都在大量使用药袋。

6月2日,栖霞市桃村镇,S304省道南侧大片苹果地里,黄色的纸袋挂满枝梢,远看像是一棵棵硕满枝头的梨树。记者随机打开一个纸袋,里面黑色纸上顿时飘洒出白色粉末,有些已附着在果实上,散发出浓浓的药味。

公路北侧的果林里,苹果树同样挂满药袋。记者沿果林向纵深处行驶一两公里,几乎各家果园都在使用药袋。

沿S304省道向西,记者驱车每行驶5分钟左右,就停车到果园内查找药袋。途径栖霞市唐家泊镇后野村、上牛蹄夼村、尹家庄村等周边的苹果园内,也都使用药袋。

栖霞市寺口镇西南疃村附近,茂密的果林内,正为苹果套袋的果农时隐时现。

同一棵苹果树上,记者发现三种不同的药袋:一种药袋里面黑色纸上白色粉末呈点状密集;另一种药袋内白色粉末已将黑纸覆盖;还有一种药袋,少量药物隐藏在黑纸内侧。

一名套袋果农说,有一些药袋是去年剩下的,所以药量比较少,新套上去的药袋则药量足,“不同药袋厂的药袋,药量也不一样”。

记者在S304省道沿途的苹果园,收集数十个药袋,上面均无成分和厂家等任何信息。

药袋内的白色粉末究竟是何药物,孙绍迁和刘国强等果农透露,用了好多年了,“人人都知道是退菌特和福美胂。”对此,农业合作社的技术员陈富宽也表示认同。

苹果之都小镇“谈药色变”

栖霞市,享有“中国苹果之都“和“中国苹果第一市”之称。

S304省道横穿该市寺口镇,这个盛产红富士的小镇上,出售苹果纸袋的店铺沿街林立,数量远远超过镇上的餐馆。

5月13日下午,记者走进几家销售纸袋的店铺。

一听外地口音,商家们大多疑心重重,表示纸袋目前不卖给外地人。记者问及是否有药袋售卖时,商家直接将记者拒之门外。

只有寺口镇中心一家化肥店,女店主表示可以帮助联系药袋加工厂,“药袋5分钱一只,5万只以上起售,明天给确切答复”。

当日下午,“一辆京牌照车来到镇上”的消息,迅速传遍镇上所有纸袋店铺。记者再次联系女店主时,对方谨慎询问“那车是不是你们的”。女店主说,“现在跟你们不熟,以后熟悉了再卖给你们”。

寺口镇多名商家透露,去年11月份,山东一家电视台曾在该镇暗访,曝光果农使用的药袋,里面含有的农药可能属于违禁农药。随后,当地政府部门对药袋进行查处,“市工商局和果业局都不让用药袋了,所以不敢卖”。

据齐鲁网公开报道,栖霞工商局调查中发现,一些果袋厂生产一种药物袋,苹果套药袋后,幼果直接接触到高浓度的杀菌剂,果皮上的皮孔会受到伤害坏死,内层纸上的退菌特或多菌灵药剂遇到水溶解,且浓度很高,容易烧伤果皮发生药害,更大程度上对苹果产生影响。

报道中,栖霞市果业发展局副局长郝文强表示,苹果套药袋,增加了果实农残超标的风险。

从今年春天开始,栖霞市利用3月份生产资料使用的旺季,查处制售药物果袋案件3起,查处药物果袋200多万只,价值10万余元。

农合社理事长开药袋厂

事实上,严查未能阻挡药袋的生产。

紧邻栖霞市寺口镇的招远市阜山镇,就有一家药袋加工作坊。

5月30日上午,一场大雨过后,记者以考察设备为由进入作坊。

一排平房院落,不到40平米的平房内,摆着三台制作果袋的机器。

五六米长的机器上,一端是黄、黑两种卷纸,传送带传递过程中,被胶水粘合在一起。纸袋内侧的黑色纸面上,密布着一层白色粉末状物体,散发着农药的气味。在另一端,成品纸袋已摞成几摞,工人看着电子显示器,当数字跳到100时,会抄起一摞纸袋扎上皮筋,装入尼龙袋中。

作坊主梁玉刚介绍,每台机器只需两三人操作,每天每台能产约15万个纸袋,“如果不加药,每个纸袋售价3分钱左右,如果加药,每只5分左右”。

记者调查,梁玉刚是当地一家农业合作社的理事长,负责销售农药、种子和化肥等物资。

5月31日,记者再次来到梁玉刚的作坊,提出购买药袋上的农药。

思索良久,他谨慎地说,“你要买也行,不能开发票和收据,也别说从我这儿买的药”。

仓库里,梁玉刚从一堆杂乱的纸卷中,翻出旅行箱大小的纸箱子。除了“果袋专用”四个字外,纸箱子上没有任何标志。他从箱内掏出一个银白色的塑料(9360,215.00,2.35%)包,上面同样没有任何标志,“这就是药,苹果袋专用的药,30元一袋”。

回到车间内,梁玉刚指着机器传送带下沾有白色粉末的滚轴说,“药兑上水,多少凭感觉”,放在滚轴下,机器一转,药就抹在纸袋上了,“一袋药能产2万个药袋”。


烟台红富士主产区果农被曝大量使用违禁药袋 - 一剪梅 - 一剪梅
 作坊内的工人正在整理制好的药袋,每台机器每天约生产15万个药袋。
烟台红富士主产区果农被曝大量使用违禁药袋 - 一剪梅 - 一剪梅
 当地果农购买药袋后,戴着口罩给幼果套药袋。

药量放多少“自己把握”

调查期间,记者暗访栖霞、招远的数家苹果药袋加工厂,大多隐匿在村落中,呈家庭作坊式经营,生产流程大致相同。买上三台制袋机,“一年下来,轻松收入10万到20万元。”多家药袋作坊的老板说,但对于所用药物究竟是什么,他们都讳莫如深。

此外,尽管一些纸袋厂老板声称不加工药袋,但车间往往储存该类药物。

栖霞市蛇窝泊镇一家纸袋作坊车间内,作坊主撕开一个封装好的尼龙袋,掏出银白色的药包,同样没有任何标志,只写着“果袋伴侣绿色环保”。

“这种药里面含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肯定是不让用,药是从河北进来的。”作坊主称,自从栖霞有果农使用药袋被曝光后,政府部门严查过,“严禁药袋上树”。

6月1日,招远市张星镇小刘家村,一家纸袋加工作坊内,三台制袋机高速运转,6名工人忙个不停。这个位于村庄偏僻位置的作坊,围墙上贴着“化肥、农药、合作社”的广告。

轰鸣的车间内,一名工人提着铁壶,壶内装有灰白色的糊状物。“这是调好的药,就是兑些水,比例自己把握,想让药袋上的药少,就多放水,药多少放水。”他边说边将糊状物倒进传送带下方一个槽内。机器转动,带动滚轴,滚轴将槽内的药卷起,粘贴在黑色纸上。

药袋厂门口,一辆中型卡车发动,作坊主刘先生正将几十个装满药袋的麻袋搬上卡车。刘先生说,眼下正是果农套袋的旺季,药袋销量仍旧可观,“一麻袋装5000个药袋,送货的地方很远,说了你也不知道”。

招远市农业技术员陈富宽介绍,近年来,药袋开始在栖霞、招远等地流行,使用区域不断呈扩大之势,“整个烟台地区都很受欢迎”。

苹果药袋的风险和危害

药袋里的白色药末究竟是什么?

果农和技术员说是退菌特和福美胂,药袋销售商和生产商讳莫如深,当地政府部门禁止使用,但也未明确说明药物成分和危害。

记者把来自小作坊和苹果园的数十个药袋带回北京,试图联系检测机构,检测是否含有退菌特、福美胂。

农业部农药检定所、北京市农药检定所、北京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北京理化检测中心、普尼测试等多家检测机构,都表示难以检测。

北京市农药检定所负责人表示,北京的农药厂从不生产退菌特、福美胂两种药物,所以没有明确的检测标准和检测方法,即便能够检出具体成分,也不具备法律效力和认证资质。 农业专家表示,退菌特是福美双、福美锌、福美甲胂的复配制剂,主要用于防治果蔬病害。成分中的福美双对皮肤和黏膜有刺激作用,喷药时注意防护,误服会出现恶心、呕吐、腹泻等症状。福美锌与皮肤接触会引起皮炎。福美甲胂则对皮肤和黏膜有刺激作用。

而福美胂,一种防治植物病害的含胂农药,对苹果腐烂病有特效。

2011年底,第八届全国农药登记评审委员会第十次全体会议达成一致意见:鉴于福美胂等化学结构中含胂的产品存在安全风险,根据2002年农业部第199号公告精神,建议按有关程序撤销此类产品的登记。

虽然目前尚无农业部正式的通知或公告,但业内普遍认为,福美胂和福美甲胂将被撤销登记成为禁止使用的农药。

北京苹果园禁用药袋

“把福美胂和退菌特使用在果袋上是绝对不允许的。”6月9日安记德说。这名北京十三陵御馨园种植中心的技术指导,有着近30年苹果种植经验。

他说,福美胂在北京已明令禁止使用多年,“无论如何,这种做法都存在风险。苹果幼果直接跟福美胂、退菌特这样的药物接触,而且贯穿果实的整个生长期,很难想象这种果实的药物残留会不超标?”

安记德所在的种植中心有数十亩富士苹果,使用的果袋内均无药物,由当地林业部门提供,每个六七分钱,政府承担一半,种植者承担一半,“整个生长期,林业部门会不定期抽检,包括果实、甚至土壤”。苹果成熟后,林业部门会抽检果实品质,之后才允许上市。

对于这种套药袋的苹果,安记德表示,“外地苹果进京时再想抽检恐怕不易,你看看新发地这些批发市场,每天拉来成百上千车果子,抽检也检不过来”。

此时,与北京相距六七百公里的栖霞和招远,孙绍迁和刘国强的苹果园已完成套袋。这两名种了一辈子苹果的农民坦言,“这药肯定有毒,跟苹果接触那么久,吃的时候最好削了皮”。

五个月后,被药袋包裹的青色幼果将长成红润的大红富士,销往北京等全国各地。

  (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

    来源:新京报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