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剪梅

梅花香自苦寒来

 
 
 

日志

 
 

一地产商“公开竞选市长”之后  

2011-06-26 01:35: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地产商“公开竞选市长”之后

   从生活优裕的亿万富翁,到东躲西藏、手机不敢开、身份证不敢用的“逃亡者”,用了一周,曹就完成了这种身份转换。让他感觉很糟的是,这种转换难以言说———官方对他的“调查”并未公开。

    更糟的是,他的想法———参选郑州市长,还未来得及被更多人知晓,已将胎死腹中。这让他有些愤懑:“都说秋后算账,还没有等到秋后呢,账已开始算了,他们怕什么?!这么弱不禁风!”

    曹的愤怒有他的理由。作为河南郑州的市民,他是一位成功的房地产商人,也是一位诗人和时评家,二十多年前,他更是一位满腔热血的大学生,他有着比普通人好得多的生活、名誉和声望,他只是想“试一试”。

    可这个仅仅“试一试”、“撂个石头,看涟漪有多大”的设想,却很快遇到了坚硬的现实———在郑州市领导的案头上,在一打厚厚的舆情检测上,他成为了重点关注的人物,“信息非常详细”。

   

   “我要公开竞选市长”

    最开始,几乎没有人相信曹先生竞选郑州市长的想法。很多人认为他疯了。

    作为香港《长城月报》的总编辑,朱顺忠和曹先生认识十多年了,今年春节的时候,两人见面,曹告诉朱顺忠:我要参选郑州市市长。朱没有将这话放在心上———“想着就是随口说说的,没在意”。

    之后的几个月,曹还经常和朱顺忠提起这事,朱顺忠页一如既往的没放在心上———“老以为他是在说笑,因为他这人平时爱说笑,就是开玩笑吧”。朱顺忠说:“直到6月6日,他在北京又见到曹。

    “饭桌上,还有个朋友在,曹一脸严肃给我说:“我要竞选郑州市市长”。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他不是在开玩笑,是认真的。然后,他就说,要公开这个消息,因为平时他不用网络,最后决定用我的微博发布。”

    朋友家没有电脑,没法上网,朱顺忠用自己的手机写微博,一边写一边念给曹。“微博140个字,是短消息,曹还让我加了个标题”,朱顺忠说,反反复复修改了不下十次,6月6日15点58分,他替曹发出了这条微博。微博写道:{我要公开竞选市长}著名作家、时评家曹先生日前透露:自己愿意出资一亿元人民币作为竞选资金,参选郑州市市长。曹承诺:参选成功后自己任期内不拿一分钱工资,并且城管决不可能打百姓,官员腐败顶严惩。曹表示:不用怀疑我的动机,我想用《选举法》撬动僵硬的干部任用体制。

    发完后,朱顺忠还不停地问曹:曹先生,你这是不是玩笑啊?!曹回答:不是!我这是认真的。看到曹先生这么坚定,朱顺忠给自己超过百万粉丝的朋友、时评家杨恒均打了电话,让其帮忙转发。

    杨恒均看了朱顺忠的微博,也为曹的这种勇气较好———不仅转发了曹先生的“竞选声明”,而且还评价道:“好!对中国老是感到失望的人应该知道,希望无处不在”。

    这条竞选声明,很快成为微博上的热点,转发和评论无数。

    “看到这个结果,曹先生很兴奋,就问我和另外一个朋友,说能不能找些人来逐渐一个竞选团队。”助朱顺忠说,在他看来,最初几天,随着网民热情高涨,曹参选郑州市市长的想法也在逐渐系统化,越来越细。

    例证之一是,曹先生继续发声:第一、本人所说的1亿独立参选郑州市长经费,不是选举费用,更不是所谓“贿选人大代表”,相反,这正是我所坚决鄙视的;第二、1亿元是廉政保证金,如果本人当选后有腐败,则钱自动捐给贫困学生。

    还有他开始公布自己简介:曹先生,年国不惑,河南开封兰考县人毕业于河南大学法律系。曾为公务员,有陷囚狱之经历。酷爱写作,尤爱杂文。期间曾为张也、吕薇等数十位著名歌手作词,并出版杂文集多部。同事本人也深度参与了郑州的房产开发,拥有相对不菲的财富。

    后来,曹告诉本刊,他当时的想法是,距离郑州市长选举还有一段时间,而目前郑州的市长由副市长代理,法律上还不是市长。他设想,在年底郑州“两会”期间递交组委会争取候选人,然后由代表表决。

    “选上选不上再说,我想先试试。如果有可能,我当然会坚持到底。”曹先生说,“他最初的想法,就是扔一块石头,看看激起的涟漪究竟有多大。如果能撕开一个口子,像闪电划破夜空,那当然更好了。”

    于是,在发表竞选声明的最后,曹先生都落款:“郑州独立参选人曹先生”这样的字样。

    

    我为什么站出来

    和曹先生最初预料的一样,用1亿人民币作为廉政保证金,声明竞选郑州市市长经网络披露后,赞扬、诋毁皆有之——“亲朋好友从关心我的角度劝阻担心者有之,个别和我有过节的朋友,背后对我的讽刺挖苦者亦有之”。

    他的状态是,听很多人的劝告,然后走自己的路——从6月6日发布竞选声明开始,在接下来的几天之内,他密集地拜访各方面的专家、学者,期冀从他们那里得到理论支持。无一例外,听到最多的是赞扬和支持。

    面对疑问与不解,他最常见的却又略带调侃意味的解释是:“真不是闹着玩的。挣钱挣累了,想花1个亿争取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机会,他们当公仆这么多年了,咋就不能让我也当一回呢?”

    这只是说法的一种。剥离房产商人这层外衣,曹先生还算一名诗人和关注时局的文人,他更乐意的称呼,一名爱国的中国公民。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还是河南大学法律系学生的曹(当时名为曹红旗),喜欢舞文弄墨,一度出任校园社团羽帆诗社的社长,诗歌曾在《河南日报》、《星星诗刊》、《飞天》等报刊发表,“崇拜者很多”。

    结果,成为学生领袖的他,在那场震惊中外的事故中,做了一件让人膛目结舌的事情,锒铛入狱,直至1992年元旦,才被释放。“那是个下雪天,我回家,朋友问我家在哪儿我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地找,找了两个多小时,天都黑了,我却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近二十年后,在郑州的一间宾馆内,提起21岁时的那段牢狱经历,这个已经43岁的男人依然泪流满面。

    出狱后,大学毕业证没了,稳定的铁饭碗没了,还成为乡邻眼中“坐过牢”的人,曹先生说,在监狱里呆了两三年的时间,二十四岁的他,头发已经花白,在村子里面无表情德像孤魂野鬼似德晃了几个月。

    “村里人都认为我疯了,其实我在思考,他们不理解我,但教历史的父亲,页是老河大的毕业生,他理解我……”曹先生说,经历过激情燃烧的岁月和冰冷沉重的现实,回归原点的他,一切从头开始。

    先是改名曹,他的意思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然后为生计而战——“帮亲戚摆摊卖衣服,后来想自己单干,结果拿着借来的五万元钱,刚到义乌进货就被人骗了,再就是在路灯下卖旧书……什么都干过,最晦气的时候,到湖里游泳,上岸来,衣服和自行车都被人拿走了……”

    后来,人们在一张报纸上看到了这样一首打油诗——《曹找碗》:男性公民曹,豫东兰考特产;成家有妻有女,立业无钱无官;身骑一辆破车,城市夹缝流窜;满腹才华横溢,不换一文酒钱……

    1998年,经朋友介绍,不名一文的曹,一脚踏入腾飞前夜的房地产业,和朋友合作开发小产权房、商品房,由此成为亿万富商,而他开发的楼盘也打上了他的烙印:“千万间”、“风雅颂”、“竹月苑”、“风铃居”……

    一个他常用来讲述自己与其他房产商人不同的故事是,有一次,几个地产界的人一块去白云山玩,晚上满天繁星非常美丽,他对一位地产人士说,一起出去散散步吧。“散啥步啊?”另一个说,“我看电视呢,不去。”

    “那天,我一人走了6公里,我相约人一起散步看星星都被认为脑子有毛病,有毛病的不是我,是他们已经丧失了浪漫的感觉和人生的情趣,许多人说我神经病,我不知道这个时代到底谁有病?”

  

    参选之后

    曹先生没有想到对他的围剿来的那样迅速。

    6月7日,他又委托朱顺忠发表声明,“自己的参选市长如果成功,以下几件事情迫在眉睫:第一,撤销城管部门,其工作交给有法可依的执法部门;第二,利用市场手段而不是行政手段,大幅度降低房价;第三,取消一切景观工程的花销……

    接着,他又论述了自己对于房地产开发中强拆的观点,”只要发现强拆百姓房屋的事件,当地区域领导立即送交检察机关依法严惩,给百姓和公民造成严重损失的,依法追究刑责;以后但凡是涉及到拆迁的,开发商必须和老百姓公平协商……

    6月7日,《云南信息报》报道了曹先生竞选郑州市长的声明;第二天,《新京报》也报道了几乎相同的消息。就在曹筹划参选团队之时,6月13日,他突然接到一些体制内好心朋友的电话:你最近小心点,出去躲躲!

    刚开始他还有些不信,“秋后算账不可能这么快啊!”然而,委托多路朋友打探的消息证实了这些消息的真实性——公司注册地的税务所长给他电话,让他注意,国土的朋友、警方的朋友,都告诉他:这个事,你不能再往前走了,再往前走危险就更大了!

    本刊获得的一种声音是,郑州市主要领导否认了郑州市市委市政府曾经开会讨论曹竞选市长的事情,对于郑州警方和国土等部门在私下成立专案组调查曹先生及其公司,郑州市主要领导的说法是:没有这样的事。

    面对强大的国家机器,有过牢狱之灾经验的曹,只能选择最低风险做法——关闭手机,开始“半逃亡”。6月16日,得知此消息的朱顺忠,在微博发布消息:“曾高调宣布参选市长的作家曹,目前已经被郑州国土资源、公安熊猫、税务稽查等三部门组成的‘专案组’密切调查。据了解调查命令来自于郑州市委……”

    对此,而一直关注此事的中央党校教授蔡霞评论道,如果说曹因为偷漏税、行贿官员等被查禁参竞选,同理,在人大会议上所有被提名参选市长省长厅长等各级政府人选,都应该公布个人财产。

    评论员张镇强写道,“在当时的中国体制和社会人文环境中,曹的前面的确横着巨大无比的障碍和阻力,成功希望相当小……这才真正显示了他的英雄本色:与众不同、鹤立鸡群……即使曹此次不成功,我们也没有理由不尊他为英雄。”

   至于曹自己,为此事,写了一首诗给女儿:“如果我出师未捷身先死,我也会给我年幼的女儿说:死后给我坟上烧一张选票,坟前栽一棵槐树,每年春天我都会开出一树繁华,那是我九泉之下,对苦难的中国人民的深深凝视……”

 

   对话曹先生

   人物周刊:你怎么会冒出要竞争郑州市长这个念头的?

   曹先生:其实我一直对政治不满意,对政治生态不满意,因为改革太慢,跟这个发展不协调。我一直就是理想主义,曾经是个诗人,有人说我很天真,这就是个天真的想法,浪漫的想法。

    一个城市,市长也是公务员,那就很简单,愿意选就让他去选呗,从法律上从人民代表选举法里边,都是有这个渠道的,有政治理想的人,尤其是有钱人有政治思想的,都可以参与。那个龚自珍不是说嘛,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人物周刊:就是说,你是抱着一个很简单的想法?

    曹先生:我想试试看有什么反映,但是如果是有任何可能,我会走到底,失败跟胜出,那都不是我的事了。

    人物周刊:听说你组织了个参选团队、顾问团队。

    曹先生:我咨询了很多人,大家都认为我这是可行的,现在还不方便公布这些人的名字,因为这个事情现在还没有个眉目,到关键的时候再说。这个一旦行进一小步,(政治)就会前进一大步。

    人物周刊:你感觉自己比现任市长强吗?

    曹先生:只要让我提名,我肯定给他干掉,我比他强多了,酒文化、知名度各方面都比他强。光那一条,我拿一亿,你拿吧,我不要钱,你敢吗?我说,一个亿不够我十个亿,我再给老百姓发点钱做福利,再捐几个民工学校,这都可以,我给他较劲,他肯定不行。他敢?他不敢。我可以广泛地给打民意牌。

    人物周刊:民意牌?

    曹先生:就是利用中国民众渴望政治改革的强大愿望这个潮流。

    人物周刊:商人在商言商,你想竞选市长,这是否和你早年经历有关,我们知道你们那批人很多出国了。

    曹先生:我们八十年代大学生大多有种赤子情怀吧,我认为祖国就是风雨故园,就是自己生活的地方,我觉得挺好,要移民我早就移民了,但不能逃避自己的社会责任,你应该为国家共同进步(努力)才对。

     中国人看钱看得太高了,鲁迅说这个埋头苦干有拼命硬干的有舍身求法的人,他们是中国的脊梁,实际上就是。前一段时间,我想试试这个反馈,一个体制内的人给我打电话,平时特好请我吃饭玩,这时说:给我打电话风险很大啊,你别给我打电话了。我说,给你打个电话我还不怕你怕啥啊,我从今以后不给你打电话,你也不要给我打电话了......

    人物周刊:听说还有一些政府官员也支持你来竞选,是吗?

    曹先生:对。因为中国官员都不是选上的,都是上级任命的,上级可以随时拿掉

    人物周刊:你有没有想过参选一个人大代表?

    曹先生:我不想,我知道人大代表没有任何价值,代表人民举举手,代表人民喝喝茶,没有任何意义,没有任何价值。

    人物周刊:感觉自己当市长有问题吗?

    曹先生:一盘小菜,没有任何问题,市长(我)认识多了,都是没有一点智商没有一点审美观没有一点世界观的,一个市长有啥了不起的,我干完全没有问题。

    人物周刊:你当市长一个核心的理念是?

    曹先生:廉政,第一是要廉政,能力和经验倒在其次,你是否廉政、是否尽心?是否把整个市民冷暖放在心上,这个太重要了,你有权力、尽心,那肯定能做好,他现在都不尽心,他的精力在哪呢?

    人物周刊:选市长需要人大代表提名,你能找到足够的人大代表吗?

    曹先生:那看我的能力吧,是有可能的。

    人物周刊:你认为在中国现阶段有可能出现你这样的市长吗?

    曹先生:有啊,独立参选完全合法,可能都是需要人尝试的,大家都不去尝试,可能从何而来?一个大学生必须要他有工作经验,你不给他工作,他哪来工作经验?当然去鼓立一些探索才可以。

    人物周刊:真选上市长,你会为人民服务吗,企业还做吗?

    曹先生:不做了,选上了,我24小时睁开眼全是搞这个(市长工作),所有的事情我都在枕头上思考,我一下给你处理好,啥叫鞠躬尽瘁,彻头彻尾不要钱,我为人民服务,市民不选(我),这市民不可救药了。现在关键是能否试试,如果真能试试,那这个事情还有意义,如果不能试了,那没办法。

    人物周刊:很多人说你没当官经验。

    曹先生:这叫什么道理?企业领导人不也是管理嘛,官不也是管理嘛,商人管理肯定比政府的官员效率高,这个是有效率,另外商人更有平等的心态,因为商人平等互利嘛。还原他是大鱼吃小鱼他不管规则,所以说要平等规则到商场里边(都适用)。

   人 物周刊;没在体制内工作过,你懂体制内这套吗?

    曹先生:太懂了,官员那一套伎俩太懂了。你知道财权控制到啥,你一个月吃喝花几万,你去哪了你写清楚你给我说明白,你自己买冰袋给你报销可能不可能!

    人物周刊:其实你也知道这事很难成,对吗?

    曹先生:我知道不可能做成,但是如果让我做,我肯定做得更好,我有足够的心智给他做得非常好,做得全体郑州人民满意,满意率起码比现在政府高,我的满意指数超过现在的政府。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